历尽磨难炼金身——法网“最”八仙

时间:2019-11-2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八仙过海,各有各的绝招。他们不仅最后要顺利渡海成仙,中间的过程还追求潇洒漂亮。不然,大家都是神仙,别人过海时有坐花篮的,有骑葫芦的,怎么着也不能出现个穿着短裤仰着

  八仙过海,各有各的绝招。他们不仅最后要顺利渡海成仙,中间的过程还追求潇洒漂亮。不然,大家都是神仙,别人过海时有坐花篮的,有骑葫芦的,怎么着也不能出现个穿着短裤仰着脖儿,一路狗刨过去的吧?当神仙的怕被人笑话,可事实上,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谁让神仙在明处,大伙在暗处呢?

  每年参加法网的各路神仙们个个都身怀绝技,没两下子的也压根就不会有报名资格。作为网球四大赛事之一的法国网球公开赛,罗兰·加洛斯的红土球场就是东海,参赛的选手就是尚未得道的神仙,能过法网这一关的,可修成正果,过不去的,打回原形,重新投胎做人去吧。

  为什么法网就能成为考验球员能力的东海?我佛慈悲,曰:历尽磨难方能炼得金身。周华健也唱道: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。阿加西的媳妇格拉芙说:罗兰·加洛斯的红土慢速球场考验球员的技术和体力,巴黎挑剔的观众考验球员的毅力,漂亮的女球星考验阿加西对我的忠诚度。

  法国人擅长爱情,按说对审美该有极严格的定义,可偏偏对库尔腾钟爱不已。库尔腾是世界头号选手,他的发家始于1997年,而且正是在法网。当时库尔腾以第66位的排名夺得法网冠军,成为有史以来排名第二低的大满贯赢家。自1999年的法网四分之一决赛以来,库尔腾还不曾在罗兰·加洛斯输过一场比赛。这不能不说和巴黎观众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。

  判断民众对一个神仙的支持率,只要看看庙里香火是否旺盛就可以了。判断罗兰·加洛斯中央球场对一个球员是否宠爱,则首先要留神是否有人向场地中扔臭鸡蛋。

  无疑,巴黎人对库尔腾的崇拜程度达到了让神仙也嫉妒的地步。看看库尔腾入场时的神情你就明白了,没有臭鸡蛋,只有鲜花和掌声。

  卡普里亚蒂很有点像曹国舅。澳网冠军成为囊中之物后,她先过足了“官瘾”,然后又开始想在法网上作神仙。结果,还真就一举把法网也揽入怀中。在澳网法网双丰收后,她有望在今年收齐四大满贯天后头衔。

  在半决赛时击败辛吉斯,人们就说卡普里亚蒂有点“仙气”,如果换一个地方,比赛不在巴黎打的话,那么两人之间的胜负还不得而知。决赛中,比利时小将克里耶斯特斯向“曹国舅”发起了强有力的冲击,但无奈姜还是老的辣,“神仙”要过海,谁也拦不住。这两人的较量也创下一项法网女单决赛的单盘局数纪录——12比10。这种比分,除了神仙,没有人能打出来。

  谁能想到,共夺得过创纪录的13项大满贯赛事单打冠军头衔,一度天下无敌的桑普拉斯,惟独在巴黎罗兰·加洛斯红土球场举行的法国公开赛上从未染指过冠军。算上这一次,今年已经是桑普拉斯第12次冲击这项荣誉了。可以说,桑普拉斯是法网迄今为止最郁闷的一个参赛选手。

  桑普拉斯为什么要倒骑驴?那是因为不敢正眼看法网,丢人啊。过得了第一轮,过不去第二轮,桑普拉斯算是栽在法网这个坑里了。今年铩羽而归,明年再来,也许桑普拉斯就能实现巴黎梦了?不可能,这种设想是不切实际的。你什么时候看见张果老正着骑驴了,那桑普拉斯就离法网冠军不远了。否则,两者都只能是设想。不能实现的原因是因为两者都有心理障碍。

  与桑普拉斯相呼应的是女单高手辛吉斯。自从告别青少年组的比赛后,辛吉斯就一直和所有在法国举行的比赛桂冠无缘。而且,浪漫的法国人不知怎的,也不拿美女辛吉斯当回事,经常比赛中对她有不友好的表示。为此,辛吉斯曾当众哭过鼻子。

  历史上,辛吉斯曾七次参加法网,其中有两次闯入决赛,但均以伤心收场。1997年,她未能战胜马约莉,错失在同一年内囊括四大满贯冠军的机会。两年后,辛吉斯负于格拉芙,并因其不成熟和缺乏体育精神的举动,哭着被中央球场的法国观众嘘出场。

  对于成年后的辛吉斯,罗兰·加洛斯球场也许真是个不祥之地。今年,辛吉斯在半决赛里又以0比2的比分被澳网冠军卡普里亚蒂淘汰出局。比赛拿不下,观众不友好,甚至有人向她扔臭鸡蛋,辛吉斯也只好大醉一场,赶紧洗洗睡吧,休息好了为紧接着的温网做准备才是正道。

  “辛吉斯跳下去了,莫雷斯莫跳下去了,大小威廉姆斯也跳下去了……你将融化在那蓝天之中”。听完这话,大美女库尔尼科娃摇摇头,说“no”。“你说法网是东海,我偏说这里是个坑。”库尔尼科娃就是这么有个性。

  “早就瞧出来啦,法网可不是好玩的”。库尔尼科娃脸蛋长得漂亮,大脑也不迟钝。除了卡普里亚蒂,种子选手几乎被淘汰得一干二净,对于库娃来说,参赛对于自己只有一种结局——丢人外带挣不了多少钱。都说过了法网这关就是神仙,可库娃现在不过这关也是神仙,整天流连在巴黎时装的橱窗前,闻着香水味儿,比参加法网强多了,至少不会出臭汗。

  库娃不参赛,只留下一群眼巴巴等着看美女的男球迷在那里空遗憾。有没有库娃对于法网有什么区别吗?答案是肯定的,最明显的一点是,如果她参赛,那么观众中男同性恋的人数会大大减少。

  克林顿喜欢粘花惹草全世界都知道,这次来看法网,可能就是冲着库娃和辛吉斯来的。可惜没想到的是,库娃没参赛,辛吉斯不幸被淘汰,那就将就着看同胞阿加西吧,最不济观众席上还有阿加西的媳妇格拉芙呢,早年间那也是“玉女”一级的人物啊。

  也许是克林顿在观众席上老冲着格拉芙挤眉弄眼,光头阿加西火了,“你这哪儿是来给我加油来了?是想泡我老婆嘛。”结果,比赛越打越上火。

  刚刚打到四分之一决赛,对手的实力比较而言应该不算太强,在克林顿没来的时候,阿加西很顺利地拿下了第一盘,可就在这个时候克林顿来到了比赛现场,阿加西的状态就此突然进入颓势。可能是着急想保护老婆不被骚扰,他竟然不可思议地以两个1比6输掉了第二和第三盘。克林顿在第四盘比赛开始前离开了观众席。阿加西立刻没了心理负担,状态也随之突然变得神勇,他破掉格罗斯让的发球局以局分2比0领先。但就在此时,不知趣的克林顿又重新回到了观众席。完了,阿加西又感觉到了“绿帽子”的压力,被格罗斯让轻松地以6比3拿下第四盘。整场比赛,只进行了1小时49分钟。

  铁拐李的脾气暴躁,一支铁拐让人闻风丧胆。俄罗斯小伙子比铁拐李要帅气得多,可脾气别铁拐李还要糟糕,手里拍子动不动就摔在地上,完全不管周围有没有嘘声。

  萨芬也知道大家对他的臭脾气讨厌至极,但是帅哥依然我行我素,“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。也许我的智力与我21岁的年龄不符,但我喜欢这样做,并感到快乐。”在第3轮比赛中,作为大赛的2号种子,萨芬被法国本土选手桑托罗淘汰,赛后他再次负气不参加新闻发布会,被组委会罚款1万美元。萨芬偷着算了一笔账,自己挣的奖金足够开销罚款,还有剩余。至于以后还摔不摔拍子?萨芬早就合计好了,照摔不误,因为那东西有人赞助,不是自己买的不心疼。

  男单12号种子法国人克莱门特第一轮就被淘汰,换成旁人,肯定会顿足捶胸,在家门口第一轮就输球多丢人现眼呀。可是人家克莱门特就不,反倒乐呵呵地去参加上周末开始的混双比赛——和女朋友卡米乐·潘一起。法网年年有,女朋友可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,在克莱门特的思想里,立业与成家同样重要。

  已参加过两次罗兰·加洛斯混双比赛的克莱门特,现在充分享受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美妙滋味,“在混双比赛中,有的组合纯粹是为了娱乐,而另一些则是为了夺冠。如果遭遇的对手是为赢球而来的,我们也必须认真对待;相反,如果对手与我们一样拥有一种‘良好的心态’,那则太好了,我们可以结伴享受网球的乐趣。”

  瞧瞧克莱门特的心态,多放松。过海成仙,是人人都渴望的事情,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克莱门特一样能想明白,“神仙也烦恼啊”。桑普拉斯、辛吉斯等就是明证。(李军)